祕教撇步(?):这些故事真实性愈无法证实,就会有愈多人深信不





祕教撇步(?):这些故事真实性愈无法证实,就会有愈多人深信不

自有人类以来,长生不老就一直是人们追求的目标。由于没有人能够预见死后的世界,因此我们不但必须想办法延长人类寿命,还要尽可能维持健康的状态以全面杜绝死亡的袭击。最终,这个西方宗教上的危机促成了一个强大新宗教的诞生:健康教派!

这个新宗教喊出这样的口号:健康不会凭空从天上掉下来,而人之所以陷入死亡绝境也都是自找的!虽然这些宣扬健康的文案常常说得很简单,好像只要生活规律并且坚守戒律,我们就能战胜死亡。

健康教派提出了一个永远无法达成的目标。世界卫生组织曾经将健康定义为:「身体、心理及社会的完全安适状态」。亲爱的读者们,请扪心自问,假如符合那个定义才叫健康,这世上有谁是健康的呢?

就经济角度而言,可以达成的目标一点也不具吸引力,因为一旦达成目标,后续就不会再有生意;一个像健康这样达不到的目标,又刚好是大家都卯起劲来想达成的目标,才是源源不绝的生意和利润。也无怪乎这几年只要和养身保健相关的行业全都大发利市。

跟其他宗教信仰一样,崇尚健康的信徒从生到死都受到健康的左右。他们就如同一群受死亡威胁的人在树林中气喘吁吁地跑着,出于恐惧而只能选择所谓健康的食物维生,然后过着捨离和禁欲的悲惨生活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们的世界观也愈来愈狭隘,生活中永远脱离不了健康话题,周围往来相处的人也都是因为物以类聚而走得更近,直到这个充满健康意识的圈子里突然有人死去;大家可以想见他们会是多幺地困惑,因为他们从未将死亡视为可能发生的情况之一。

存在现实生活中的健康教派组织几乎就是一齣可笑的嘲讽剧,像是所谓的大笑团体(Lachgruppe)。第一次在收音机听到主持人介绍这个位于法兰克福的团体时,我还以为他在说笑,只不过当天既非四月一日愚人节,那个节目也不像是搞笑节目。这个团体并不是由喜欢开玩笑的幽默人士组成,而纯粹是有人发现大笑有益健康,于是号召同好组成了这个滑稽的团体。

试着想像一下。一群素不相识的白领人士每週在城郊一处公寓会面,然后一起使劲大笑一个小时;时间一到,笑声立即终止,大家的脸部表情也重新恢复紧绷。然后每个人收拾东西,拎起公事包,简短地互相告别后便散会。假如有火星人降临地球,并且看见这个场景,我们还真不知道该如何向火星人解释,这群行为怪异的生物也是人类。

* * *

我并不打算在这里进一步讨论这些健康至上的养身主义者在经济、政治和道德方面所带来的毁灭性后果,我想提出的是,在这些健康教派到处宣扬的虚假世界里,我们的生存经验也不见容于其中。

为了健康,他们心甘情愿放弃多采多姿的生活。好好享受一顿美味?天呀!使不得,得注意体重!那幺饭后再来点烈酒小酌一番如何?不行,那可伤肝!好吧!那幺度假时,什幺也不做地慵懒过上一週好了?不行不行!这可是对身体的责罚。尽情享受生活对于崇尚健康的人来说,简直就是恶魔的行径。

其实祕教本身拥有非常古老的传统,同时这也是他们自己喜欢强调的部份,而其他人往往也对他们拥有解释世界的特殊能力感到好奇。不只儿童会着迷于各种神祕事件,大人们其实也深感兴趣。于是,不论书中内容是否能和神祕沾上边,凡是书名有「祕密」二字,就常常成为最佳畅销书。

早在远古时代,无论是埃及人、希腊人或是罗马人都有种倾向,凡是由高社经地位的人所传开的神祕故事,只要这些故事的真实性愈无法证实、内容愈複杂而难以解读时,就会有愈多人对那故事深信不疑。这些有着解读世界能力的人自认高人一等,因为只有他们能为他人开示;他们不仅自称可以看透世界,而且深信自己有神祕的能力去影响世界。

为了享受众人拥护的感觉,祕教士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自由。当他愈相信自己的说词,他就愈会深陷在一个具有特殊能量又不可思议的世界里──一个据他声称只有极少数人能够看透的世界,而他便是其中之一。然而,他却不具有控制这个神祕世界的能力,因此被迫要为自己生命中可能发生的所有事情做好準备,以达趋吉避凶之效。到了最后,也只是让疲于奔命的自己过得更辛苦而已。

在外人的眼里,祕教或许尽是一些怪力乱神、胡说八道,可是对于信众而言,这一切可不是开玩笑的。祕教的派系分支错综複杂,而市面上也充斥着令人眼花撩乱的各种相关服务;然而,在这浑沌的世界里,祕教并未真的为众人指引出一条明路,反而创造出另一个让人更看不透的世界。

几乎每天都有新鲜事或新玩意被发明、创造,或是在某张泛黄的羊皮纸上被发现,这些全都是无限商机的幕后推手,而祕教也成为这些虚有其表、却赚取高利润的手法之一。以高价换取同等价值的商品虽然合理,却不多见;而若想以高价贩卖无实质内容的空壳商品,就需要强势有力的行销策略做为后盾。

也因此,在祕教企业里头并没有崇高的心灵引导者,或是寻求寄託的自我探索者,而是一群聪明又冷静、在这块领域里找到商机的专业行销人士。也难怪某个满脑生意经的老神父,有办法让经过加持的昂贵圣水和代言的金属棒成为舆论的焦点。

然而,大家还是会把这些当作消磨时间的娱乐,偶尔听听那些胡说八道,或是试着做那些可笑的测验。这幺做也无伤大雅吧?但是换个角度想,难道它没有影响你的生活吗?

如果星座运势上写着:「本月不适合做任何跟爱情有关的决定,或许有更多的惊喜等待着你」,有些读者可能会因此把已经拖延的婚期再次推迟;或是对其他读者来说,则是找到了一个从第三者那里寻求慰藉的好藉口。换句话说,其实这些无伤大雅的事情仍旧多少影响到我们的真实生活。

对相信命理的人来说,爱情、善恶以及生命的意义都不是独立运作的範畴,而是受到各个星座的影响;对宿命论者来说,星相学则提供了一片好天地让他们得以摆脱自我责任:并不是我自己想外遇,而是命中注定;或是,并不是我自己想分手,只是和对方的上昇星座不合罢了。即便是对那些不全然信仰星座分析的人而言,他们也可能在无意间因为报纸上的运势预测而做了重大决定。

* * *
基本上,我们应该感到惊讶的是,人们在两千年前才从中成功解放而出的信念,今日却再度被人拥抱。我真的认识这样一位自然科学家,他不太好意思地承认,自己为了心安而在窗台边放了几颗能量石。所以你说吧!广告的力量是何其巨大。

虽然祕教呈现的是黑暗面,它却无需承担过去的任何责任。希特勒也曾积极研究祕教,从他那些目前收藏在美国华盛顿的书籍中,我们发现大量与祕教相关的书籍。同时,世人也相信,相较于他也崇尚的素食主义,祕教更是深刻地影响了他的暴行恶迹。

但是希特勒的种种恶行并不会记在祕教的帐上,更莫名奇妙的是,即便许多人因祕教而受到残害,或甚而丧命,也从未有人将罪责归咎于祕教。于是乎,祕教取代了宗教的位置。一些祕教的概念在公共论述里,最多只被当作有趣的见解供人讨论,毕竟大家都想装作一副包容的样子。所以,儘管崇尚祕教的人数并不庞大,但是目前也没有其他更能引起大众注意的学说,因此祕教徒俨然成为唯一可以解释世界的少数人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